法学研究应当面向“范式中的经典”_杏耀娱乐欢迎您的咨询
LEARN MORE
法学研究应当面向“范式中的经典”
发布机构:杏耀娱乐 发布日期:2018-06-23 访问量:

  就法学研究而言,何谓“经典”?在何种意义上,当前的法学研究没有重视“经典”?如何借力“经典”,推动未来的法学研究?我试图进一步讨论这三个问题,从而表达一个观点:法学研究应当把“经典”与“范式”结合起来,面向“范式中的经典”。

  旧时代的“经”,按《文心雕龙》讲,是“恒久之至道”、“不刊之鸿教”。在法学研究领域,它们奠定了基本的原理,《春秋》如此,《理想国》亦如此。固然,以今日的眼光看,一切“经”的权威都是历史性的。但“经”的权威,毕竟曾发挥“排除论证”的功能,使某些法律原理在较长时间内成为不证自明的研究起点。这就不仅奠定了法学大厦的根基,而且减少了知识的重复生产,抑制了“法学垃圾”的泛滥。

  甲骨文的“典”,是象形字,下为大,上为册。“大册”的厚重,不在篇幅之巨,而在学理之凝练、涵摄之广泛。康德《法的形而上学原理》如此,卢曼《社会中的法》亦如此。变化万端的法律现象,都可以纳入“典”的视野加以圆融通达的解释;形形色色的法律问题,都可以依靠“典”的学理做出一以贯之的回答。在解释与回答的过程中,法学不仅在内部体系上日臻成熟,而且因应外部现实不断完善。

  “经”的权威与“典”的厚重,共同作用于法学研究的“范式”形成。一种“范式”团结起一个研究者共同体,他们接受共同的经典训练,具有共同的问题意识和理论预设,采用共同的基本视角和基本方法,以探索未知的法律现实。经典跨越时间的奥秘,就在于一代又一代的法学研究者,在“范式”之下的持续接力。

  当前的法学研究未能重视经典,表面上看是经典阅读不足,根本问题是经典所确立的范式没有得到认真对待。这个问题不解决,多读一些经典少读一些经典,无甚分别。

  “文人法学”,对既有范式及其成就几无所知,以为靠着个人才情,即可“发前人所未发”,无视经典;“方法法学”,看不到方法背后的理论和价值预设,认为科学方法“放之四海皆准”,可以支撑起无范式的研究,疏远经典;“例外法学”,试图借助对某个法律命题的批判,或者对某个法律现象的特殊解读,否定将诸多法律命题体系化、融贯解释诸多法律现象的既有范式,低估经典;“怀古法学”,相信“永恒的主题有永恒的答案”,不承认特定范式总是更加适合于特定主题,不承认法律变迁必然要求研究范式的转换,逐渐走向脱离实际法律问题的“纯经典”研究,高估经典;“杂耍法学”,不把经典定位于范式传统之中加以阐释,不在范式传统之内接续经典开创的研究,而是满足于“六经注我”,滥用经典。

更多资讯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