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的法学_杏耀娱乐欢迎您的咨询
LEARN MORE
正义的法学
发布机构:杏耀娱乐 发布日期:2018-06-16 访问量:

  ——敏觉捷悟闻正道

  何谓法哲学?顾名思义,在法律之上即为哲学。

  那么何谓哲学?是对“概念”深一层次的探究,是从理性存在的本身出发,去寻找理性的本质以及自我存在与其它存在之关系,表面看似是一种虚无缥缈的理论,与生活无关,它却是来源于生活,回归于生活,却又高于生活,在我看来,哲学原本就是关乎生活的艺术。

  法哲学则是阐述了法学只为法学的根本道理,这便是区别于其它学问的内涵,任何的学问都不能只停留在认识和描述上,一定有其核心之内涵,是其目标,是其品格。

  法学的基本概念:依照什么是生活?存在之缘由为何?在许多“官方”给出的解释是法律是以法律为研究对象的一门社会科学。这是一种实证主义的法律思想。实证主义的开创者ASTI认为,“法律是经由一个社会或者国家,由权威机构制定出来的规则或是制度的体系”。此为核心观点,在此必须提及的是,何谓实证主义?是确切的、游泳的(有用的?)、可操作的,(是)通过经验可以证明的事物,所以法律又被称为实在法或者实证法,实证主义坚持法律和道德的分离,那么也就是说,实证主义认为法律与道德判断毫无关系,更有甚者,“恶法亦法”,他们认为不良的法律也是法,实证主义的法律提供的仅仅是一套知识,而没有涉及人类和社会,从这一点上来理解法学,则非常具有局限性。正如前文所述,其认为法律是一门科学,实际上也是实证主义的体现,科学是运用实验得到证明,(只是)一种工具和方法,而非价值判断标准,它是需要价值引导的。科学主义显然是把科学作为社会的衡量标准了,于此同时,它会忽略很多东西,忽略人性、忽略人文,忽略人之为人的固有情感、精神,这些都是超脱了物质层面的,他们(去掉 “他们”)而非物质的载体,是科学无法解释的。法学不是一门社会科学,在人文社会的领域中没有科学。"科学会扼制人文。“科学”对于人类社会一定是好的吗?恐怕这未必,17世纪是科技革命的时代,它影响着人类历史的进程,一系列的发明对于人类物质层面的需求,确是有着无足轻重的地位,(也却实是)对于精神世界的退化,正是由于科技的进化,由于所谓“科学”,它终将成为精神世界与人文领域最大的破坏力,“法学”又怎会是一门“科学”呢?

  法律应为一门人文的学问。真正的人文思考是情感的思考,是情感的体验,思考社会的过程中要如佛教思想所说的“悲悯之心”,要学会体贴,体贴人性、体贴人情、体贴人心、体贴民族的性情。当法律研究人类的欲求时,就早已不是科学能解决的领域了。科学不是真理的方法,它始终是工具、方法、手段,而之服务的对象是国家统治经济集团的利益。科学只不过是长久以往国家法治统治经济集团获得利益堂而皇之的借口,觉悟才是通向真理的唯一方式。

  罗马民族创造了法学,“法学是关于神和人的事物的认识,是关于正义和非正义之间的学问。”

  看似这不到三十字的文字浅显易懂,如若真的这样认为,那则犯了大错。原创性的作品无法超越,哲学中的思想角度也不能被超越。逐字逐句的分开理解来看,第一个问题,神指的什么?犹太人所信奉的基督教,也就是罗马的国教。第二个问题,何谓人类事物?这隐藏着罗马人关于法律的看法。现代这些法律是被创造出来的,是统治阶级或全体人民或神的意志体现,是精神产品,现代的立法也是白纸黑字的规范性文件,他们认为法律是立法机构制定出来的规范性文件。

  罗马民族从不认为法律是创造的,而是被发现的,法律也不是精神产品,而存在于物体之中,存在于物的本性之中,(是由)探索而发现(的)。再者言,法律研究的是人类事物的性质,研究社会生活及事物之间的种种关系,是非文字的体现,而是一种真正的需求和要求。

  法律的生命不是逻辑,也不是经验,而是情理。法学要关心社会,而不是(在)书本上作文章。我们要观察现代人的生活。现代人的法律观念里,极少数人作为社会中的一股清流,极力的维护着正义,寻求事物本身的道理,依据良心做事,他们关心人类、关注社会、体贴人性,试图在迷雾中找寻出口,然而层层迷雾将迷途的羔羊束缚了太久,大多数人误以为自己处于清醒之中,极少数人突破迷雾,他们向雾中的人们招手,人群以为他们是疯子。这个社会的病态便是真相被质疑,错误被肯定,辨析不了正义与非正义,永远无法捍卫人世间的正义。冲破迷雾的那些人啊,他们看着迷雾中的人们,就像围城,城里面的人出不来。但我们要相信,总有一些人是一群人的希望,他们是一股清流的出现,是这个世界的荣幸,他们背负着真理和品德,把两(者)灌注在法律里,向正义走去。

  这才是一个法律人的道路,这才是一个社会人的道路。

  问题似乎被扯远了,回到最初探讨的法学问题。为这二十多个字总结而来的是法学,是关于法律体系性的学问,是由多种学科组成的体系,最古老的学科是民法与刑法。民法蕴含着法理,刑法则关乎人性。法学是一门智慧之学,无创造性的名字叫做平庸,是法学应当避免的“恶”,应赋有创造性、实践性,法学是一门义理之学,它是最初,最后,最基本,也是最高的道理,所有法的道理都是生活的道理。

  凡是现实的,都是合乎理性的,凡事合乎理性的,都是现实的。—— Hegel

  法哲学的原理是精神运动发展到国家层次,法的基本原理是在整体上研究法律,是整体的、内在的联系,它的观点是批判性和怀疑性的,不接受不承认任何来自未经审视的理论。怀疑和批判是精神的、自由的,不等同于否定,是建设性的学问,是一种社会的目标和理想,告诉社会什么样的法律是合法的、正当的,推进着社会法制的变革。

  法律是由国家制定或认可,体现统治阶级意志的,由统治阶级物质条件,和整个社会经济基础决定的,以权利和义务为主要内容的,"以国家强制力保障实施的社会规范,概念里掺杂着历史唯物主义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观点,也有实证主义的因素体现为“由国家制定和认可”,这里需要特别强调自由主义的权力本位思想。

  权力是法律的基础根据,法的规则制度围绕着权力,服务于权力。在启蒙思想的基本观点中,权力是法律的基础,也是法律的目的。何谓权力本位?这又引出一个概念,做法律允许的一切事情,即权力。义务与权利不是对称的,而是附属和延伸的,因此权力是本位的。

  法律之国家性,来源于国家,由国家制定,是国家权利的体现,意志体现为信念、理想、凝结里(凝结力),依照统治阶级的意志,其物质生活条件则是生产关系和生产力,实际上法律的国家性并不出自国家,(而是)渊源于社会基础,源于伟大的哲学家演绎的理论与学术,在一切前提下,道德都是法律的前提和基础,人之为人的根本,即为良心和良知,即道德。

  法律关系最后总结起来就是人与人的利益关系。他们将法治写进宪法,与之相对应的是“德治”,然而发质(法治)并不是尽善尽美的,没有人愿意生活在一个冰冷的利益纠缠的社会之中。没有人愿意拒绝温暖,因而我们不能将整个身心投入到利益之间的战斗中,总有比利益更加重要的事情,存在即合理。

  法律之规范性。规范是人们行为的标准、模式。告知人们可以做的,即“可为”;另一种体现在社会性,告知你必须如此行动,即“应为”;其三,不做伤害他人之事,即“不可为”。

  法律之规范性具有客观性,针对一般的人、一般事,对人们社会行为的一种抽象,将社会中种种类型抽象出来,绝不只特定的人或事,一视同仁来源于法律规范的本性。其次,它具有连续性,不是针对一次性的行为,要反复事实,奥具有稳定性,朝今夕改会伤害社会,使行为有目的性。

  法律代表国家,过多的修改难以服众,固然一尘不变是存在问题的,频繁修改亦如是。

  法律和正义是带剑的、有力量的、强制的。人类关于发(法)的信念和意义就是正义,因而法不是行为、规则,而是人类内在的追求和向往。接下来对法蕴含的意义进行理论的思辨。

  正当时(是)法的最高概念。法的制度、行为、活动的前提是正当性与否的问题,也便是合法性,本质上是一个道德观念,反映了人类的某种最原处(始)的信念,蕴含着最基本的自然法则,是因果报应的法则,这种信念对于人类精神来说根深蒂固,贯彻在生活和行为的领域

  人类生活的需求,也是正当的观念,而不是法条主义者。正当应该是法律之上的规范。

  平等是观念中的核心,是基础的概念,不是自然法则,(而)关乎人类法则、关乎宇宙世界,恰恰是不平等(的),自然本就是一个等级结构的系统,在不平等中求取平等,人们对正义的渴望和信念,同时也基于人类生活和社会关系内在的要求。

  交换的正义为平等相待,各得其所;纠正正义则是交换与分配关系被打破,恢复原先的称谓。我们的科学不断创造出人们的需求,激励和放逐人性中的欲望。利益是一切社会问题的根源,因而“创造经济学”的核心就是创造人的需要,而如今,文化相对而行,与科学的冲突越来越高,那么我们恢复社会关系的平衡则变得得偿所愿,适得其所,交换和纠正正义的平等告诉我们要相互尊重,要合作,要有公关精神,不伤害他人。

  何谓公?( “公”就是)全部社会的法律制度,它们所指向的是公共的利益,叫做“公”。法律代表的始终是社会共同的利益,共同的善,从不代表阶级的利益,阶级的善,从来不是个人利益,超越了任何阶级与个人。公即去除私情,私利,私权。公平,在法律上具有形式主义,也称程序主义,无非是依照规则和城市(程序)进行活动,按规则办事,保持着公开、透明,能够去接受社会的公平和见度(监督)。

  在当今法学界,把“程序正义”强调到相对极端的概念,实际上为(是)“看得见的正义“,有了程序的公平未必就有正义,公平是实现正义的前提,但并不是法律追求的唯一目的。

  公正,是真正实质上的正义,也称实体正义。公正也是实现正义的根本目的,公平并不意味正义,公平的主观认识性极强,“你”认为的“公平”就是 “公正”,其衡量标准是不一样的,而公正是法律人的根本品质。

  从前在我尚未接触法律之时,对于国家之法律有诸多不理解指出(之处),譬如很多冰冷的法条会将很多情理之中的事情按部就班的进行下去,后来我才明白,西塞罗所言“严格、高度的执行法律,会导致不公平”。与法律冲突的,无非是伦理与道德。

  存在即合理,我也愿意坚信法始终都是善与公平的艺术。

  这是一篇在听了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的课后小感,大多是整理先生的观点所得。教授所授,不止 “法学”,乃是生命的道理。笔者毕业于宁夏大学中文系,硕士研修法学,因而人文情怀较重。听了师之教诲,更是体味到了人性之温暖,感受到了步履匆匆的时代校园一隅的静谧,体味到了一米阳光,感受到来源于法律的善意,更是体会到了宇宙的浩瀚与自己之渺小。

  生而为人,我倍感荣幸。

  在自由主义留步世界的时代,我愿意时时吟唱那首关于正义的歌谣,为了法本身的道理,也为了人性的救赎。

  (来源:人民法治网 作者:张景璐)

更多资讯

回到顶部